“抱团过冬”做微商,零收入期转行的导游日子

“抱团过冬”做微商,零收入期转行的导游日子

时间:2020-03-23 08:2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全文共2887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曾几何时,朋友圈中那些做导游的“熟人”不再用旅游团广告刷屏,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微商、直播带货的宣传推广。3月17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市旅游行业协会导游分会获悉,目前该协会上线了北京导游微电商平台,组织导游在当前业务寒冬期改做微商“店长”销售产品。至此,疫情之下,导游领域的转行潮已然来临,导游的转业自救也从单打独斗进入“抱团过冬”阶段。

“对于导游来说,没团带就等于零收入,最近这一个多月,全国导游们的日子都不好过,微商、直播、卖保险……导游们绞尽脑汁利用自己手中的客户群体维持生计,然而,对于在各行业中都属于后入局者的导游来说,他们的货源、客源优势都不明显,转行也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导游张明(化名)直言。

图片来源:一个转行微商导游的朋友圈

01

两个月,从导游到微商

宅在家两个月,张明对自己的导游职业生涯有些迷茫。“正月初三前后,我们接到旅行社的通知,了解到团队游业务全面停止的情况后,就基本进入了‘失业’的状态。”张明直言,在过去一段时间,除了帮助已预订出游的顾客退改产品,自己一直在琢磨,未来到底能做点什么。

其实,在国内,像张明一样被疫情这场“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的导游并不在少数。北京旅游行业协会导游分会秘书长李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疫情之下,随着相关业务的暂停,不仅旅行社、旅游企业进入了停摆期,而且北京的32000多名导游也几乎全部失业、收入“归零”。“跟团游业务一日不恢复,导游就一日无收入,在此情况下,部分导游开始想办法‘自救’,其中有不少都选择了做微商、带货。”李健介绍。

眼看试水做微商的导游越来越多,李健表示,协会根据导游们相对集中的创业需求,组织开设了微电商平台,在平台上,导游可以销售平台上的货品,也可以自己推荐货源,经过审核后就可上线推广,“这也算是在特殊时期以及未来,协会帮助导游这一收入十分不稳定的群体,开拓的一个新‘副业’。”李健介绍,目前该平台自上周上线至今,已有3000多名导游正在注册,400名导游已经启动了相关业务,40-50个转行做“店长”的导游有了成交订单,线上产品总量已有200-300种。据悉,目前微电商平台销售商品的毛利润中有60%-70%会分类一线销售(导游),这意味着,每件商品导游们可分到销售额的6%-13%。“如果一个导游可以覆盖500个左右的顾客,而且每位顾客每个月销量可达到200-300元的话,该导游一个月就能获得2000-3000元左右的收入。”微电商平台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除了由行业协会出面开设导游电商平台外,现在导游群体已经开始有意的‘抱团取暖’了。”张明告诉记者,行业里近期还组织了面向导游的线上招聘会,一些导游借机转行做保险、房地产,甚至还有人拉团队做起了网红直播的生意。张明笑称,导游们的优势就在一张嘴皮子、一副好脾气还有一些历史文化知识,而各行业中销售、带货岗位对人才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与导游有着相似之处,因此,这些行业也是大多数导游转业的重点选择。

02

老客户,谁买微商账

“可能有人觉得导游会说话、有稳定的客户群体,转行做微商、干销售都相对容易的多,但事实并非如此。”张明无奈地表示。

李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根据行业规则,导游大多是没有固定工资的,收入主要来自带团的分成,因此导游们大多收入浮动很大,没有一个稳定的保障。张明进一步介绍,目前,全国导游行业主要根据不同的地域特点采取不同的从业模式,比如:东北地区受气候影响,当地旅游产品淡旺季落差较大,因此导游大多不会固定在一个旅行社专职,而是根据市场情况在不同的企业兼职;华北地区长航线相对较多,只要有团导游就可以保持“在路上”的状态,任职也相对灵活,兼职、专职导游所占比例大体相似;而南方地区导游的工资收入更多会根据资历划分,因此导游专职固定在某一旅行社的更多。

“一般在旅游旺季,一个导游每月可以带4个境内团、3-4个日韩/东南亚出境游团,或者1-2个欧洲长线旅游团。”张明透露,近几年,大多数导游都会兼职做销售,因此,导游手中的核心资源就是一个相对固定的客户群,有些长年熟识的顾客甚至会跟着导游走,导游挂靠到哪个旅行社就在哪个旅行社报团。

然而即便如此,当导游变成微商、变成主播,又有多少“老客户”愿意买账呢?

张明直言,不论是做微商还是其他行业,导游作为后入局者,在货源、专业度、客源方面都不如“圈里人”有经验,从头开始学起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还有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根据一些电商平台的要求,做微商需要每天完成在朋友圈的“刷屏量”,比如一天发20-30条产品介绍、链接,也许初期每天能卖30-40单,但由于这类商品单价普遍很低,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即使成交率高,转行的导游们一个月最多也就能分得1000-1200元左右,少的甚至只有几十元、几百元;而且,对于一些多层级的微商来说,销售人员往往无法筛选供货商,质量无法保证又横跨大量品类,很容易与顾客出现投诉纠纷等问题,“更重要的是,这种覆盖式、轰炸式的推广手段,会伤害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客户群体,到时候,导游再向回归本行谈何容易。”

03

疫情下,旅游业扎堆社交电商红海

在经历了疫情这场“洗礼”后,除了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张明和他身边的同行们,对于自己所从事的导游行业,也逐渐有了新的职业规划。“一方面,喜欢玩、热衷历史,愿意永远‘在路上’,可能是大多数导游选择这一行业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极其不稳定的收入状态,让我们也开始思考是否应该换一个生存模式。”张明坦言。

李健表示,即使在疫情过去后,微电商平台仍然会长期保持运营,成为导游们的稳定“副业”。而张明也提出,他和不少导游朋友们都决定,即使复工也要逐步开展一些线上服务等,平衡收入结构,摊薄风险。

其实,导游们的“转行记”也是国内旅游企业转型的一个缩影。除了数以万计的导游们,携程、同程、驴妈妈、途牛……越来越多的OTA也看上了私域流量这块蛋糕,想要在当前旅游业低迷的时期,到社交电商的红海中闯一闯。

举例来说,同程集团旗下同程国旅作为试点企业接入咪店SAAS系统,将同程国旅拥有的大量旅游顾问“转型”为电商销售,并在原有旅游产品销售的基础之上,按照消费需求增添了更多品类。同程集团副总裁、同程国旅CEO杨佳佳表示:“旅游顾问变咪店店主,迎合了近期爆发的线上电商销售需求,一方面实现了将原有顾客与新零售产品交叉销售的目标,另一方面同程国旅将高频电商需求与低频旅游需求形成互补,大大减轻了疫情对同程国旅的冲击。”此外,途牛也在寻找着“疫情中的机会”,强化电商业务版块,上线销售多种旅游特产。据了解,春节期间至2月下旬,途牛特产频道部分商品的日销量环比上涨最高达571%。

“往往在大事件结束之后,行业在面临洗牌的同时,也会催生出各种创新和变革。”在携程旅游渠道事业部CEO张力看来,疫情后,除了拓展新业务版块,原本的旅游门店的经营模式预计会有改变,门店售卖商品种类会多样化、一些门店可能会结束实体门店转而经营“虚拟门店”、一线城市不再一味追求旺铺、多店模式的现象会减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