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桃花羹由小骨的血熬制,白子画无意识

花千骨:桃花羹由小骨的血熬制,白子画无意识

时间:2020-03-23 08: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上回我们说到了白子画因为自己无意识舔了小骨的血之后就将小骨赶出了门外,不想再见她,也是怕自己忍不住,而小骨却觉得这是一个目前有效的办法,可以为白子画缓解疼痛,随而一直恳求。可白子画直接生气地又是对她一阵驱赶。但小骨一直没有放弃,每日都来给白子画送桃花羹,哪怕白子画一点也没有碰过,而就在送了第六日后,白子画突然打开了门,从房间里走出来,有些生气地看着小骨。

小骨看见白子画脸上带着的怒容,有些不敢言语,可是又联想到他的伤势,心里的担忧又升了起来,盖过那畏怯。小骨看着白子画,轻声喊了句,师……见白子画一蹙眉,又顿了一下没敢说,不过下一秒,她又一咬牙地将手中的桃花羹给推出去,呈放在白子画的面前,双眼含着坚定和乖巧,言语更是下定了决心,她盯着白子画的眼睛,喊道,师傅,吃!

白子画蹙起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眼神里复杂的神色清晰地泄露出来,他紧抿着唇,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害怕自己又再次会伤害她。而小骨见他沉默如此之久,将那桃花羹的茶碗从托盘里拿出来,又上前走进一步,举在白子画的眼前,神色还含着一些紧张,不过她眼睛里的诚恳却是如此真实。白子画不由地有些出神,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只觉得鼻尖处闻到了一阵血的香味,像极了那日舔舐她的血闻到的味道,芳香诱人,直直地将他的思绪又打乱了,瞳孔的颜色都变成了深深的紫色。

白子画觉得自己又像是被什么给套住了身子,不能动,只能随着那血的芳香来操控自己的一举一动,只剩下本能的意识,没有了理智。白子画伸出手朝着小骨抓去,嘴里痴痴地喊着一个字,血。而小骨莫名心里有些惧怕,可是却没有躲开,只是依旧紧张地看着他,而白子画直接就抓在了她的手腕上,往自己的跟前一拉,力气也没有很好地控制,直接让小骨腿都软了,膝盖磕在了地板上,拖着到他跟前。而他的目光里只有她那纤细白皙的手腕,他神色痴迷地凑近,张开了嘴。

白子画的牙齿锐利地刺进小骨手腕上的皮肤,小骨不由地感到一痛,随而猛地低下头去,五官疼得挤在一起,喉咙里发出一声沉沉的低呼,听上去很是隐忍。那手中一直拿的桃花羹早就碎在了地上,里面的桃花羹全都倒了出来,淌了满满的一地,全是鲜红的颜色。原来那根本就不是桃花羹,而是小骨的血。她每日来送的桃花羹全都是自己的血,为了让白子画可以缓解身体内的毒,所以小骨每日都伪装是桃花羹的样子,可是白子画却一点没碰。不过,现在白子画还是碰了,虽然是直接从她身上汲取的血。小骨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腕有些酸麻,血液缓缓向那处流淌,他还在吮吸她的血液,小骨微微颤抖地抬起头来小心地看向他,不敢再大喊出声惊醒他,想让他能够吃个饱。

白子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吸食了她的血多久,反正等他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个强烈的感觉就是那口中浓浓的血腥味。白子画赶紧将头从那手腕上的伤口撤出来,双眼有些阴沉地盯着那还在冒着血水的伤口,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稍微沉默了一下,随而甩开小骨的手,用力地隔空在她身前的穴位点了几下,不知是在帮她止血还是让她不要动,小骨整个瘫软在地上,没有出声。只见白子画自己毫不留恋地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对小骨严厉地说道,以后不许再来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一声砰的关门声,小骨被那关门声给震得抖了下身子,不过又趋于平静。小骨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是在想每次师傅都如此跟她说不要再来,说什么让他回去,可是她懂得师傅是渴望她的血的,也是需要的,她又怎么可能会乖乖听话。她又想起前面白子画吸食她血液的样子,不禁抬起了手腕看了那伤口,上面有几个牙齿刺穿的痕迹,看上去有些吓人,小骨伸出手去捂住那伤口,身子竟然颤抖了几下,还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最后不由地攥紧受伤的地方,觉得那处滚烫无比……

好了,以上就是我们今日的内容了,让我们下次再见吧。